首页 > 游戏竞技 > 欢想世界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400、小财迷(1 / 2)

假如未得神器传承,就像丁奇那样利用独门秘法勉强开个后门,也发现不了葫中世界还有这些玄牝珠,更别提把它们拿出来了。

华真行倒是能把它们拿出来,但炼妖葫毕竟不是空间神器,洞天内外的搬运之功对修为法力要求也极高,所以他每次只能勉强取出一枚,里面还有很多。

所谓很多,要看是什么东西,九十九枚玄牝珠,这已经超出正常的概念了,自古以来好像就没听说过有谁一下子能搞到这么多,所以华真行来了一句“遍地都是”。

华真行取出一枚后里面还有九十八枚,杨老头却骂他不识数。华真行则暗暗咂舌,杨老头一次就把这九十八枚全带来了,仅看这一手修为,他是也望尘莫及啊。

“九十九枚玄牝珠,难道这还少吗?”华真行感觉自己的脑筋有点转不过来了。

还是墨大爷说话厚道:“确实很多了,简直闻所未闻!”

华真行:“怎么会有这么多?”

墨尚同解释道:“你所得传承并不完整,除了神魂烙印,还有正一祖师的御神之念。炼妖葫是上古帝君打造,但镇妖塔可是正一祖师建的。

那批人当年镇压的妖邪无算,也并非是正一祖师一人之功,而是整个昆仑修行界两代高人,将为祸天下的妖邪几乎尽数镇压。

散行戒,缘起于彭泽令禁绝淫祠野祀,但当年变乱所及很广,很多事发生在那很久之后了。我估计只有脱胎换骨以上的妖修,才会被收入炼妖葫中,以镇妖塔去磨灭生机。”

脱胎换骨修为的妖修,那就是八境啊!华真行现在是有几把刷子了,可是碰到一位八境妖王,假如不是在自家大阵中,他首先要考虑的就是——能不能跑得掉?

柯孟朝皱眉道:“千年前正一祖师等人镇压的妖邪,比葫中这些只多不少,昆仑人尽皆知。可是黄子山镇妖塔之事,却未见丝毫记载,至少我们都没听说过。”

杨特红:“这种事情怎能记于典籍?假如传出半点风声,难免会有人起别样心思、有所图谋,当是绝对隐秘。

黄子山就在芜城境内,千年来正一门估计也有看守之责,可能只有历代掌门知晓此秘,无动静就不必声张。直至数十年前,此事终于了结。

丁老师将金葫芦送给小华,看似是他自作主张,但正一门有可能不知情吗?假如不是通过正一门之手,他有可能送出来吗?”

华真行一头雾水:“为什么要把这些妖王收到炼妖葫中镇压,而不是直接斩杀了它们?”

杨老头有些出神:“如此滔天杀业,没有一人可轻易承受。陨落于当时天下变乱的高手,不仅是这些妖王,人间修士更多。

当年为定散行戒,正一祖师召集天下修士当场自决恩怨,也不知殒落了多少大修,至今回想起来,仍令人胆寒啊。”

华真行:“直接斩杀那些妖王,不比抓住它们送进炼妖葫更简单吗?”

杨特红摇了摇头:“很多妖王应该是自愿进去的,按帝君手段,可能是给了它们两个选择,要么被镇压入炼妖葫中,要么就被斩杀当场。

这炼妖葫中不仅有八境妖王,还有不少已突破九境、堪称不死不灭之妖修。想斩灭这种大修很麻烦,而炼妖葫中生机灭绝,想夺舍都找不到对象,这是逼得它们自斩啊。

这等大妖自恃神通广大,皆是桀骜不逊之辈,被收入炼妖葫还能保留一线生机,以待脱困或被人解救。

结果正一祖师更狠,居然又打造了镇妖塔,以千年岁月磨灭生机,生机不灭而镇妖塔不毁……这些也是我的推测,无法断定具体的细节。”

听了这番解释,华真行才勉强能够接受。他本人这三年来每年干掉一位大神术师,约高乐都直呼太“费人”,炼妖壶中留下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,又是怎样的情景?

这肯定不是某一地之事、某一人之功,千年之前究竟乱成了什么样子,才逼得众高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、动用了如此雷霆手段?

华真行本能地又想起了当初的非索港和几里国,这就相当于新联盟清扫各大黑恶势力、建立新秩序吧……以他的认知,这倒是最容易理解的方式。

墨尚同又问道:“小华,葫中的御神之念应是正一祖师所留,他称东华为师尊吗?”

所谓御神之念,不是面对面直接发送的神念,而是留在某个时空中给后人的信息。

这些信息往往并非语言文字,因为语言文字总会有变化甚至可能失传,大多就是直接的意念,再化为每个接受者所能理解的意思。

华真行想了想才答道:“好像并没有师尊的意思,只是先生或前辈一类的含义。”

墨尚同点了点头:“那就能对得上了。”

杨特红接着方才的话题道:“那些妖王被收进炼妖葫时,应该皆被封禁了神通变化,退藏元神于玄牝珠中以待转机。我估计九境大妖最终都自斩而去,而那些八境妖王,则是生生被磨灭了生机。”

华真行又想到了什么,提醒道:“葫中世界还有很多东西!”

杨特红:“我看见了,无非是天材地宝而已,你本人用不上,也不必贪心”

葫中有八境妖王的遗骸,还有不少九境妖修的原身,那可是举世难得的天材地宝,甚至是打造神器的材料。华真行知晓这些玄牝珠的来历后,也立时想到了这茬,不禁很是激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